每日一瓶养乐多

“是不是还不是辰哥的一句话的事,不过听刚才那动静,辰哥这是发脾气了啊。”田甜撇撇嘴,已经好些日子没听到二班这么大的动静了。

“你好像很崇拜季星辰。”叶卿笑了笑,田甜每次说到对方都很激动的一样。

拍马屁的话张口就来。

“嘿嘿。”

二班。

季星辰一脚踩在椅子上,二班很寂静,隔壁老师的话很清晰的传到了他们这边来,这下班上更加安静了。

“季星辰,你做什么!”原本一直对季星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师有些气愤了。

“哦,一不小心用力过度。”季星辰抬眸,踩在椅子上的脚并没有收回来,似笑非笑的看着吓得脸色苍白的前桌。

“你,给我出去罚站!”

啧。

季星辰唇角微勾,然后抬脚往教室外走去,许林与苏扬对视一眼。

“报告老师,我们也一起去罚站。”

“去去去。”老师已经习惯了,挥挥手让他们赶快出去。

老实罚站那是不可能的,他们三个出去便往楼梯走去,只是在去楼梯之前他们得经过一班,许林默默的看了眼台上的年轻女老师。

与女老师视线对上,许林呲牙一笑。

篮球场。

许林与苏扬坐在椅子上喘气。

“我去,辰哥这体力真是没话说了。”许林喝了一大口水,明明他们三个是一起来的篮球场,现在他们累趴了,辰哥还在投球。

“今天那个学生,把我们学校的几个新生带到了隔壁高中,回来后虽然没有受什么伤,但惊吓是肯定有的。”苏扬在知道的时候是不敢相信的。

坐在辰哥前桌的那个学生,辰哥平时的为人他难道不知道么。

绝对的护短,本校同学之间的关系只要不过分他都不会管,但是只要牵扯到外校,他们盛德的同学是不能吃一点点亏的。

“估计是辰哥最近太温柔了吧,让他们一时忘记了辰哥的本性。”许林笑笑。

“温柔个头啊。”

季星辰温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因为今天过后他们再也没有在学校见到那个代课老师了,而且那个前桌也被带到了隔壁高中。

在确定了一些事之后也从圣德高中退学了。

要说在这么热的天气最痛苦的是什么,那么就是不能呆在空□□室而要上体育课。

顶着太阳开始了热身跑圈。

叶卿虽然个子小,但是跑的还不算慢,一直保持着在队伍的中间。

看了眼旁边越来越慢的田甜,想了想她也放慢了脚步,然后一时心软的下场就是她们掉到了班级的最后。

“啊,还有多久结束。”田甜大口喘气。

“我们才跑了半圈。”叶卿默默的看了眼越来越远的队伍,已经没有话想说了。

似乎是注意力太多集中,耳边传来了田甜的尖叫声。

“叶卿快躲开!”

叶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刚偏过头额前带风,一个球稳稳的停在了她的面前,她在想这篮球如果没有停的话此刻已经到她的脸上了吧?

“你是傻子吗?不知道躲?”季星辰的声音很冷。

……

“对,对不起,同学,你们没事吧?”失球的男生也知道自己险些打中人了,连忙跑过来道歉。

男生拿走篮球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,生怕自己没有得到对方的原谅。

“你好像吓到他了。”叶卿有些想笑,但好像又觉得不能笑,因为季星辰的脸太冷了,也不怪那个男生会那么害怕了。

“老子说话了?”季星辰见她一点都没有受惊冷啧了一声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底有火,只要想到那个篮球砸到她脸上,他就恨不得把刚才那男生抓过来揍一顿。

叶卿无奈的耸肩。

他是没有说话,只是他浑身散发着低气压而已。

“记住,你欠老子一个人情。”心里烦躁,季星辰点燃一根烟往别处走去,而原本跟着他身后的兄弟们都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跟上了季星辰的步伐。

“辰哥,这么光明正大的点烟你也不怕被摄像头拍到。”

“嘻,咱们辰哥是谁啊,就不带怕的好吗?”

少年们已经离开,隐隐约约的对话传来。

“叶卿,你没事吧?”田甜凑近。

“没事,那个篮球没有砸到我。”叶卿一本正经的回答,说的也是事实,在篮球即将砸到她的时候被季星辰接住了。

他说的不错,她的确是欠他一个人情。

“叶卿,辰哥是不是看上你了啊。”田甜小声的说道,从上次在饭堂她就感觉出来了。

???

叶卿问号脸,很奇怪的看着田甜,似乎她说了什么让人很震惊的话一般。

“后面的女生快跟上队伍。”一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