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1章 血脉回溯

这是一块碎片般的土地,头上是一层半透明的薄膜,远处是一片看不清的混沌,各种混乱的能量在仿佛被割裂的虚空之中扭曲翻滚。

一块巨大的陨石冲进了能量旋涡内,眨眼之间就被撕成了粉碎。

很显然这里并非主物质位面,而是一块漂浮在混沌中的半位面。

在半位面的正中央,有一座巨大的宫殿,宫殿修建得并不十分精巧,甚至带着几分粗狂的色彩。顶部的四角雕刻着巨大的龙首,墙壁,以及拐角,石柱都能够看到粗糙的法术处理痕迹。

这是伊泽通过以太通道寻到的一处无主的半位面,他在这里为自己建造了一座法师塔用于自己的魔法研究,如果这座宫殿也能够称之为“塔”的话。

因为时间太过匆忙,法师塔只是完成了一个粗胚,不过也已经足够了。

这个半位面并不大,暂时也只有他一个生物,不用担心展开「血脉回溯」时,遭到敌人破坏仪式。

在宫殿的中央摆放了一个巨大的由昂贵精金和秘银混合打造的法阵,上面雕刻了极其复杂的魔法回路,充斥着一个个仿佛涂鸦似的咒语符文。

现在,只需要拿出施法材料,启动这个阵法,就能开启血脉回溯的仪式。

按捺住心中的激动,伊泽把事先已经准备好的施法材料放进凹槽,一瓶瓶猩红的血液顺着法阵设置的既定路线回流,但是这些血液并未融合,而是呈现出一种泾渭分明的状态。

直到伊泽撕开自己的鳞片,滴下两滴脸盆大小的血液,整个魔法阵瞬间升腾起绚丽的魔法灵光,所有类型的血液开始完美融合,释放出一种晦涩和古老的气息。

伊泽只是略微思考,就抬腿迈进了法阵内。

他早已有了心理准备,施展传奇法术可不简单,一般都会令施法者付出巨大的代价,断手断脚都是轻的,严重一点的便是自己的生命。

不过这个法术伊泽准备得很充分,又是为自己量身打造,随着法术仪式的推进,他只需要付出少量的生命力就能抵消传奇法术的反噬。

无法形容的光线从他身上扫描而过,伊泽心神一动,立即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这个仪式建立起了十分微妙的联系。

仪式才刚刚开始,上面放置的价值数百万金币的财宝就开始飞速失去光泽,变成一堆无用的石头。

在法阵的辅助下,他的身体看起来渐渐变得通透,能够看到遍及全身的粗大血管,里面流淌着好似岩浆一样的沸腾液体。

就在这时,魔法阵内汹涌的魔力疯狂涌入伊泽的身体内,穿过血肉,渗透血管,和他的鲜血发生融合。

伊泽缓缓闭上眼睛,细细的体会自己身体即将发生的变化。

平静很快就被汹涌的波涛代替,就仿佛一条向下奔腾的河流,而他自己却像是变成了一条逆流而上的游鱼,尾巴甩动,冲破浪潮的桎梏,顺着河道上涌,一种种鲜明的感悟逐渐出现在他心里。

他能够“看到”,那是一头头仰天咆哮的巨龙!

法阵之中混合的血液变得一丝丝透亮,一条看起来十分凶悍的红龙从法阵之中飞出。

它有一颗狰狞的头颅,熔岩般的眼球,后掠的双角已经完全盘踞成皇冠的形状,翅膀巨大,鳞甲是厚重的深红。

这是一头十分典型的成年红龙,伊泽从没见过它,但是却找到了一丝莫名的熟悉感。

紧接着一个冗长的名字出现在了他的脑子里。

康斯坦斯·多丽丝·莱斯特·内利·希尔……邓布利多·索尔·亚莉克希亚。

难道……这是他这辈子的老妈?

伊泽的表情有些怪异,一副画面在他的脑海中须须展开。

一头成年母红龙在烈焰山脉的一个洞窟中产了三枚蛋,结果都没有正眼看上一眼,就展开翅膀头也不回的飞走。

看到这一幕,伊泽忍不住脸皮抽搐,他对恶龙的无情和冷漠又有了新的认知。

嗯,一看就是第一次生蛋,很有恶龙的风范,生下来就不管,至于能不能孵化出来,听天由命吧。

估计亚莉克希亚也是成年后发情期到了四处浪,然后意外怀上了,但是又没有做好当妈的准备。

这个便宜老妈还真的舍得,难道就不怕自己的孩子一个都保不住?

果不其然,之后的几天,洞穴里来了一头烈火蜥蜴,两三下就吞下一枚红龙蛋。

伊泽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尽管他知道自己并没有被吃掉,但是他也不知道现在那一枚龙蛋是他自己,这种感觉,贼刺激。

马上就要吃第三枚的时候,一头古红龙来了,仅仅是散发的龙威就将烈火蜥蜴压在地上动弹不得。

这头红龙的模样伊泽很熟悉,正是烈焰龙母,丹妮莉丝·坦格利安。

烈焰龙母一巴掌把烈火蜥蜴拍成了肉泥,然后把龙蛋带回了自己的巢穴。

伊泽不禁暗自庆幸,幸好龙母来得及时,否则就没有他了。

至于那头抛弃自己孩子的便宜老妈,伊泽想起来就气得直跳脚,叫康斯坦斯·亚莉克希亚是吧,等他出去一定要好好查一查这头红龙!

烈焰山脉是红龙的聚集地,在没有特殊情况下,真龙很少搬家,想要查找这头红龙的踪迹并不困难。

即便已经过去了几十年时间,按照龙类的年龄阶段,亚莉克希亚依旧是头成年红龙,恐怕她做梦都想不到,自己当初随意产下的一窝龙蛋居然有一个会成为如今的红龙之王。

当然,就算找到伊泽也不会太过关心,真龙都是冷血生物,又没有生殖隔离,如果不是这个血脉回溯的法术,恐怕他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。

再说了,两头龙如今的地位相差太大,亚莉克希亚看起来也就跟奥瑞利安差不多大,可是奥瑞利安现在一心想跟伊泽造崽子,亚莉克希亚能干啥?

一想到要对一头成年红龙叫母亲,伊泽就觉得自己疯了,在他心里只有烈焰龙母才是他的母亲。

话说回来,伊泽对这头抛弃了自己的便宜老妈失去了兴趣。

血脉浓度太低,并不是他的目的。

魔法仪式依旧继续进行,血脉回溯超过了亲代,于是,伊泽看到了自己的奶奶,祖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