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大凉山下的少年郎

日头刚起,天山的剑侠们御气腾空,于山巅之上舞剑而起,朝堂之上官员沉声行礼,边关的讯鹰呼啸在青灰色的城墙之巅,振翅而过,散落下一两枚坚硬的鹰羽,便激起了苍凉古朴的号角长鸣和军士如虎般的呼喝。而在大凉山下的村子里,一群无所事事的小屁孩拍手唱着乡间俚语粗俗不堪的‘歌谣’,打灰扑扑的小路上欢快地跑过。

“王安风,王安风,有娘生,没爹养,野孩子,刨狗食……”

“王安风,王安风,有娘生,没爹养,野孩子,刨狗食……”

一名大汉几步冲出了院子,身上披个蓝色短褂,贲起了的大块肌肉沾了汗水,在晨光下泛着光,几步赶出,一脚抬起不轻不重踹在了一个唱得最欢的男孩屁股墩上,粗眉倒竖,臭骂道:

“小屁孩子,再放个屁老子听听?!”

“哇啊,快跑啊!”

“大恶人出来打人了,快跑啊!”

小孩子们欢快笑着一哄而散,那壮汉冷哼一声,转头吐了口唾沫,慢条斯理地朝着门内走回去,坐在石凳上面,抬起石桌上的泥塑茶壶,往嘴里大口灌着凉茶,一名青年皱着那双和壮汉一个模子里咳出来的眉毛,苦笑道:

“爹你干啥又和他们置气?虽然难听了点,可王安风他确实没爹没妈的,话糙……”

“不糙个鞋垫子,你再说一句老子揍死你!”

壮汉眼睛狠狠一瞪青年,冷哼两声,又道:

“杀了猪了?你在腰条儿那儿,挑肥的剐一刀,给王安风那小子送去。”

青年嗯了下,然后随手拎起了一旁的一块五花肉,道:“我剐了,您看这块成不?”

壮汉手里头茶壶重重拍在石桌上,气道:“你喂猫呢?抠抠搜搜的”

“这还少啊,这两斤多呢?”

“少!”

壮汉伸出两根粗萝卜似的手指,指着正杀猪的青年道:“搁那个,咱家刀鞘那么宽,剐一刀。”

青年不情愿地叫道:“这么宽?那得十多斤呐!”

汉子气道:“我是爹还是你是爹?那小子没猪,十三岁,轮回年呐!就那么切……”

“是是是,您老家主,听您的,真是……”青年随手一抹,剔骨尖刀在手中耍了一个亮闪闪的刀光,顺手一劈,寒光森锐而过,一大块连片猪肉跟豆腐一样被切了下来,掂量着这重量,有些心疼不忿地道:“非亲非故的,你图啥呢?”

“图啥?图个仁义””

汉子手掌两眼一瞪,道:“这小子也是乡里乡亲看着长大的,家里没爹没娘,咋地你还心疼这两块猪肉?”

“男子汉大丈夫,肚子里没有仁义二字,出身如何,也就是个腌臜货色!”

“再说……那孩子的品性天资是真的好,好孩子啊……”

“我告诉你,要不是咱家供不起第三个修武的料子,就是老爷子从地里爬出来把我按到地里头去,我也把咱家的拳术教给他!”

“真是个好孩子啊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