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8章 三楼

油画纸相比较油画布价格低廉,更容易处理,适合新手日常训练。

但是油画这个画种比较特殊,美术生通常要有一定的美术基础后才可能开始创作油画,而这时候他们大多已经对油画纸这种初级画材不感兴趣了,所以当陈歌看到画架上的油画纸时,他心里有些疑惑,创作出这幅作品的到底是怎样一个人?

陈歌大学学的是玩具设计和制造,选修过一些和美术、欣赏有关的课程,他能从对方简单的构图中看出一些门道,画这幅画的人绝对不是一个新手。

“他好像是在不断尝试,想要表达某种东西。”陈歌手指滑过纸面,纸面上半部分粗糙,下半部分光滑,触感完全不同:“他为什么非要画油画?难道是因为油画才能更好的表达出他的意思?”

两个颠倒的病房,两位长相完全一样的病人,从画面构图上看不出任何问题,只有用手触摸的时候才会发现画纸上下两部分材料似乎不太一样。

“这是油画,难道我需要把颜料涂抹在上面才能看出不同?”

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陈歌掀开货架上的白布,准备选取颜料。

货架很大,这里的颜料和商店里卖的不同,全部装在一个个玻璃杯子当中,没有任何商标和说明

“为什么……只有红色?”

看着那一排排玻璃杯,陈歌愣在原地,货架上摆着各种各样的红,可这里除了红,就再也没有其他的颜色了。

伸手拧开杯盖,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出,陈歌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油画颜料能散发出来的气味。

“就用它吧。”

陈歌拿起画架上的画笔,将杯子里红色液体涂抹在油画纸上。

第一笔下去,陈歌就察觉出了问题。

这张纸中间似乎有一条无形的分割线,杯子里的染料只在画纸上半部分留下了一道浅红色的印记,但是却在下半部分留下了一道深红色的、仿佛疤痕般狰狞的笔迹。

连续几笔下去,画架上的画变了模样。

上半部分仿佛只是一个开着浅红色灯光的病房,但下半部分却如同浸泡在血水当中一样。

画中的病人,明明表情完全相同,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天壤之别。

一个看着普普通通,表情略有些茫然,另一个满身血红,脸上凝结着憎恶和怨恨。

“这幅画是在映射门后的世界?还是另有深意?”

过了几秒钟,陈歌又看到了更神奇的一幕。

那张材质特殊的画纸,上半部分颜色在慢慢变淡,下半部分颜色却在不断加深,就仿佛这幅画的上半部分将所有血色都倾倒进了下半部分一样。

“门内门外的世界不正是这样的吗?现实当中的绝望不断涌入门后的世界,一个净化了自己,另一个在不断变得更加绝望。”

陈歌越看越觉得这副画和门有关,他试着想要将画拆下,可他只拆了一半,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。

“那东西过来了?”

汗毛瞬间立了起来,陈歌果断放弃带走这幅画,他从地上顺了张废稿,小跑着来到窗户旁边。

陈歌在进入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